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W生活台 >感谢柯震东,台湾全民陷入「刑场」嘉年华 >

感谢柯震东,台湾全民陷入「刑场」嘉年华

时间:2020-07-10  阅读:697  点赞次数:391  

感谢柯震东,台湾全民陷入「刑场」嘉年华

学习使用工具,探究人与阅读的化学变化,努力成为智人。

日前柯震东因为吸毒而在中国被囚禁,电视新闻或报纸立刻出现许多针对他父母疏于照顾的报导,什幺「只要不坐牢就好」等家教教条全都被翻出来,恨不得把这个风气开放的家庭,给打入舆论的地狱。

问题是,柯震东吸毒,与他爸妈何干?

从小到大我们每一个人要在学校接受多少「反毒宣导」的洗礼?国小来一个反毒写生比赛,国中参加校园反毒演唱会,高中则是全班参加反毒街舞大赛,大学可能还来个反毒微电影徵件大赛,出社会了难得和心上人约会看电影也不得安宁,片头广告可能就来一支播放着毒瘾发作的人在地上翻滚、全身冒冷汗、嘴角口吐白沫的短片。更不用提,柯震东才刚对着摄影机哭泣说着:「我做了最坏的示範。」(他做了什幺样的示範?他在google map上标记哪边可以买到大麻吗?他对着镜头告诉粉丝说「大麻吸起来超爽der你也来试试看」吗?)
这年头有哪一个主动吸毒的人不知道吸毒有多危险?经过这些防不胜防,无所不在的「反毒教育」,还是有人会去吸毒,这是谁的问题?
柯已是成年人,可以选择不吸毒,但他选错了,也该是自己负责。媒体指责柯的爸妈,说他们疏于照料,难道柯就跟桃太郎一样,不需要父母拉拔,就可以从三四十公分的小男婴一口气抽高长到一百八十公分?几个月前,媒体才逼迫捷运杀人犯郑捷的父母出面,在摄影机气势之下,让他们下跪道歉。但他们会鼓励郑捷去杀人吗?眼看他们下跪,受害者家属或是社会大众难道真会获得快慰并认为正义获得伸张吗?

当我们逼迫犯罪者亲属开口,他们又该说什幺?自己的儿子作错事情,谁心里不难过、愤怒,他们难道不是受害者?透过排山倒海的摄影机、麦克风、报纸新闻等舆论阵仗,将他们逼入死角,嘴里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这些行使集体暴力、私刑的人,又比实际犯罪者清高多少?
更何况,柯震东吸毒伤害的是他自己的身体,与社会大众何干?「因为我们看不惯啊!因为我们有正义感啊!」可能有人这样说。但真是这样吗?全台湾有多少政治人物做错决定逼死多少人,那幺有正义感,为什幺不去挞伐这些拿我们税金却尽干些噁心勾当的家伙,顺便拿摄影机和麦克风围堵他家人,反倒还乖乖把票继续投给他们,让他们的儿女或继承人以后去拆你家房子,顺便砍你老家的百年榕树?
都活在一个可以把资料丢到云端的时代了,若我们仍无法正视已成年的年轻人有为自己行为负责的能力,而认定任何一个犯罪者都是无知孩童,一旦有人犯错,管他几岁都要指责父母没有教好,那幺便表示这一个社会并未将成年人当作「独立存在的个体」看待,无视一个人所足以承担的责任、义务与风险。
换句话说,在这样的社会里,一个人不是人,而只能是一个姓氏、一个家庭、一个社会的附属品,也因此这里永远都会是一个八卦的社会,因为人们紧贴着观察他人的家务事,小鼻子小眼睛的,而忘记身而为「人」的尊严与责任,只会盲从无限放大的道德观,而忘记对制定道德、法律的那一方,行使更大的监督责任。

好久好久之前,每逢县官处刑,刑场上总是挤满观看犯人被斩首或处以凌迟极刑的群众,哪管犯人口中喊着「冤枉啊大人」,这些老百姓还是朝罪犯丢菜吐口水,甚至不忘在刀起刀落一阵猩红高潮之后,往尸体那边冲,随手捉一块地上碎肉往嘴里塞,一边嚼一边骂。在这一场刑场嘉年华之中,他们以为自己是正义使者,以为自己也是具有惩罚能力的掌权之人⋯⋯

回过头想想,对着手机、平板、电视骂柯震东和他爸妈的我们,相较于那些在刑场看热闹的老祖宗们,可一点都没有进步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