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W生活台 >[精品译文] 政治乱局下的那片宁静,Stoudemire在以 >

[精品译文] 政治乱局下的那片宁静,Stoudemire在以

时间:2020-06-10  阅读:115  点赞次数:873  

大众对中东政局见解不一,但是大概每个人都得承认一点:拥有如纽泽西一般弹丸之地——以及几乎相同人口的以色列在地缘政治的舞台上扮演着远大于他们小体量的大角色。

[精品译文] 政治乱局下的那片宁静,Stoudemire在以上个月,美国在联合国阻止以色列在争议地区建造定居点的表决中距离了弃权票。这个小小的举动触动了全世界传媒的链式反应——国务卿John Kerry做了一个解释性的演讲,英国各种抗议,还有不可避免的,当选总统的川普在推特上大放厥词。

在这一堆不可理喻的事情中,这片土地上最着名的大前锋正住在禁区边上,就像他一直以来那样。Amar’e Stoudemire住在离总理官邸几个街区的地方,离耶路撒冷旧城也就走路25分钟——那是大量複杂的情感进行冲撞的地方——但是他发自内心深处的说:「政治与我无关。」

另一方面,Stoudemire作为以色列69年历史上看起来最不可思议的名流定居者,却已经完全沉醉于这个他称作「第二故乡」的地方。有些让人震惊但更多是让人不解,Stoudemire去年夏天宣布离开从2002年就开始战斗的NBA而在以色列——他一直以来的精神家园——来结束他的职业生涯。

犬儒主义者把他批判了一番,说他只是为自己身为合伙人的耶路撒冷哈普尔队吸引关注度,但是当他和妻子Alexis买下一栋四层的石头房子,把四个孩子(和一个厨子)一起从迈阿密接去并且承诺至少待两年之后,一切非议烟消云散。(为了避免争议,他还把球队股份卖还给了球队主席。)

除去打篮球,34岁的Stoudemire愿意担任某种非官方的大使。所以通过一个我们共同的朋友,他上月邀请我全家和他们家一起共进一次週五晚餐。「这不只是安息日,」他进门给我们打招呼说,「这是光明节[译注1]的第七天。」

Stoudemire不再认为自己是犹太人,但是他自认为是希伯来以色列人后裔—一支犹大王国分离出来的部落,一直居住在以色列现在的领土上,直到公元70年被罗马人驱逐。Stoudemire一直保持犹太戒律不吃猪肉和贝类,他在左手腕上还有一个光明节灯台的刺青。不过他的一餐前祷告却包括感谢耶稣,而且刺青被有些犹太教徒认为是违反犹太律法的。不过不论如何,Stoudemire说他致力于「神圣的生活」而在耶路撒冷,「我感觉更像在家里,更愿意在这里打球。」

[精品译文] 政治乱局下的那片宁静,Stoudemire在以在一顿鸡羊鱼之后——在6个孩子玩够了光明节陀螺之后,Stoudemire一家给我们分享了鱼离开水的故事——举家住在国外的各种新情况。因为没有把大大的姓名牌放在门口,邮递员曾经威胁不给他们送信。(他们妥协了,然后Stoudemire家就成为球迷们最容易找到的巨星宅邸。)他们还因为10岁的小Stoudemire因为不是公民而不能打少年联赛而上过全国新闻。(他现在打棒球,在一块爱国者队老闆Robert Kraft[译注2]捐赠的场地上。)

译注2:新英格兰爱国者队是美国美式足球联盟(NFL)球队,在新世纪四夺超级碗,是近15年来最成功的NFL球队之一。Robert Kraf,犹太人,现年75岁,身价52亿美元。同时Kraft家族还拥有新英格兰革命队(足球,MLS)以及着名的卡夫食品公司。

不过大多数时候,他们很享受这种文化的交流,从上希伯来语课到发现犹太屠夫可以手切火鸡培根。Stoudemire无时无刻都充分实现了他的名人效应——从同意在三月的耶路撒冷马拉松上鸣发令枪到用他的名字为以色列急救系统吸引关注和资金。同时,他也静静地走过这座古城的角落,品味她的历史。在週末时候,他们全家会去全国各处旅游,甚至去伦敦,巴黎或者更远的地方。

对Stoudemire来说最大的改变在他的工作环境——他现在在不到1000名观众的小球场里打球。作为一个见得太多了的老将,他还是要多学习欧洲篮球的各种规则细节,裁判的逆鳞,以及一个基本只用肢体语言的意大利教练。而且他的队友嘛……在研究了外交辞令之后他说:「我要教给他们一些人生的经验,比如现在我们要这样打挡拆。」

[精品译文] 政治乱局下的那片宁静,Stoudemire在以在以色列国内打球里,球队坐大巴;如果出国打比赛得坐商业航班。儘管他整个NBA生涯收入超过1.677亿美元,Stoudemire只要球队为他做一点微小的工作:打客场时候给安排了单人间。除此之外哈普尔队举办了一个护目镜(他场上的招牌装备护目镜)大放送之夜,然后他就不对球队的管理提出其他任何意见了。

靠着狂暴的力量和敏捷的走位——并不是给他带来6次全明星之旅的爆炸性的第一步——他在一支7胜6负的球队里将将砍下9.5分和5.8篮板。那就这样吧。

他对自己的新角色很开心,他发现这个在西方人看来充满神秘的国度也不过如此。「人们都问『这是个战区吗?』我告诉他们这简直完全相反,」Stoudemire说道,「这是个美丽的国家,海滩,沙漠,很棒的餐馆,友善的人民。」他说着打开了门,指着远处。「在安息日这里如此平静。各行各业休息,享受和家人一起的时光。多幺美好啊!」

在Stoudemire的言语中,你会发现他6尺10吋,有着无所畏惧大胆向前的职业生涯。Stoudemire少年里就上了6所高中,最终从奥兰多的柏树溪高中毕业。然后他不顾各种建议直接参加2002年选秀并且在第9位被太阳选中。移居以色列只是他人生旅程的又一次大冒险而已。Alexis说:「这就是他—现在是我们一家的生活方式。」

她的丈夫,一如继往保持政治中立,谨言慎行。不过他还是婉转地表达了他的想法:很多NBA球员,尤其是和他处在类似生涯阶段的球员,并不再愿意去尝试类似的美妙的谢幕之旅。他说了那幺多的「精神探索」和「宗教寻根」其实恰恰说明了Stoudemire在以色列的朝圣之旅并非是真正宗教意义的:离开你的安乐窝去闯世界,然后好运气会一直带给你安乐。

相关文章